汇市身处暴风雨前宁静!博尔顿被炒引发油市波澜

2019-09-11 09:23 潇湘

在本周四的欧洲央行利率决议和周五的美国恐怖数据零售销售公布前,外汇市场当前或许正处于暴风雨前的宁静中。美元兑欧元周二持稳于近期的窄幅区间内,周四欧洲央行料将在负值区域内进一步降息,并可能重启资产购买。

投资者正在权衡,进一步的货币刺激措施能否能有效对抗欧元区的经济疲弱,欧洲央行是否会令市场的鸽派预期失望。

“人们在等待欧洲央行,这才是本周真正的大事,”富国银行汇市策略师Erik Nelson表示。但是,“考虑到我们在管委会内看到鹰派立场有些回撤,我们很容易看到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五名熟悉讨论情况的消息人士上周表示,欧洲央行决策者倾向于推出包括降息、承诺更长时间维持低利率,并就负利率的副作用向银行提供补偿在内的一揽子刺激计划。许多人也支持重启资产购买计划,但一些北欧国家的反对使这一问题复杂化。

美元兑欧元隔夜变动不大,报1.1045美元,四日来一直在1.1014-1.1084美元的窄幅区间内交投。

路透周一报导称,德国正在考虑制定“影子预算”,使其能够在不受宪法规定的债务限制的情况下增加公共投资,欧元因此获得短暂提振。德国财长肖尔茨周二称,德国可以通过向经济注入“许多、许多数以十亿欧元计的”资金来对抗可能发生的经济危机。

不过,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二表示,德国政府将坚持平衡预算政策,这降低了外界对德国财政刺激计划的预期。

日元兑美元隔夜跌至8月2日以来最低水准,此前路透报导称,据熟悉日本央行想法的消息人士透露,因贸易争端的影响范围扩大,日本央行决策者在9月18日至19日的政策会议上,对讨论扩大刺激的可能性更加开放。

自中国和美国上周四同意在10月初举行高层会谈以来,风险情绪得到提振,美元的避险需求有所下降。

在美国,周四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和周五的零售销售数据是主要的经济焦点。在此之前,上周五公布的就业报告显示,美国8月份就业增长放缓幅度超过预期。预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将在9月17日至18日开会时降息。

☆欧美国债收益率出现回升!30年期德债收益率时隔一个月重返正值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外汇市场整体波澜不惊,但近期欧美国债收益率已开始出现回升,或许值得投资者保持高度关注。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二攀升至四周峰值,追随德国国债收益率走势,因在贸易紧张关系缓和及预期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将出台财政刺激措施的情况下,风险意愿继续改善。

在午后交易中,美国指标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周一尾盘的1.622%升至1.698%。早盘,该收益率触及四周高点1.702%。3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周一的2.098%升至2.178%,高于8月底触及的纪录低点1.905%。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稍早触及2.182%的四周峰值。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周一的1.575%升至1.655%,此前触及三周高位1.609%。


“部分市场人气已经转变,因为 '买入国债避险' 的想法目前已经过时,”FTN Financial利率策略师Jim Vogel表示。

分析师表示,美国财政部进行的三年期国债标售表现平平,得标利率高于标售截止时的预期水平。需求规模为921亿美元,投标倍数为2.42,低于平均水平。包括外国央行在内的间接投标购买占比为46.2%,略低于8月时的46.7%和46.9%的平均水平。

在欧洲债市方面,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二短暂转为正值,因欧洲央行会议召开在即,且受德国政府可能采取刺激措施的提振。30年期德债收益率周二最多上涨4个基点至0.009%,创8月初以来最高。尾盘徘徊在0%左右。30年期国债收益率回归正值,意味着德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不再全面处于负值;德国是欧元区的指标债券发行国。

“如果这些传言真的成为事实,且德国方面提供强有力的财政支持,那么我们有必要看看特朗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后市场的反应,”KBC利率策略师Mathias van der Jeugt表示。

债券收益率在2016年末大涨,此前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引发市场预期大规模财政刺激。

☆强硬“鹰派”博尔顿被特朗普炒了!油市引发连锁反应

在商品市场方面,油价周二小幅下跌,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解雇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引发市场猜测伊朗原油出口将重返市场。博尔顿是特朗普对伊朗强硬立场的首席设计师。


当地时间9月10日,特朗普再一次使用了他“推特解雇”的套路,宣布:“我昨晚通知约翰·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我像政府中的其他人一样,强烈反对他的许多建议。因此我要求约翰辞职,他的辞呈是今天上午交给我的。我非常感谢约翰的服务。下周我将任命一位新的国家安全顾问。”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博尔顿自2018年4月以来一直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但是,从阿富汗到伊朗的一系列外交政策上,他与特朗普存在分歧。

消息传出后,博尔顿给福克斯新闻的一位电视直播主持人发了短信,坚称是自己辞去了国家安全顾问一职。他还向《华盛顿邮报》记者罗伯特·科斯塔发短信称,“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唯一关心的是美国的国家安全”。


报道称,他被解雇是一个意外。就在消息宣布两小时前,他本应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财政部长姆努钦在白宫举行吹风会。

在如何应对朝鲜、伊朗、阿富汗和俄罗斯等外交政策挑战上存在分歧之际,特朗普突然炒掉博尔顿,无疑令金融市场颇感意外,“市场将此解读为特朗普政府可能对伊朗采取不那么强硬的态度,开启谈判,以及伊朗原油可能返回(市场)的信号,”Price Futures Group分析师Phil Flynn表示。

特朗普去年退出伊朗与世界大国达成的2015年核协议后,美国再次对伊朗实施制裁,导致伊朗原油出口减少80%以上。今年5月,华盛顿终止了对伊朗石油进口国的制裁豁免,目的是将伊朗的石油出口减少到零。

瑞穗能源期货主管Bob Yawger称,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下调原油现货价格预估,也令能源市场进一步承压。

EIA在其月度预测中,将对2019年美国原油现货价格预估下调至平均每桶56.31美元,8月时预估为每桶57.87美元。EIA还将其对2019年布兰特原油现货价格的预估从平均每桶65.15美元下调至63.39美元。


下一篇:【图解】环球外汇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