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外汇评论频道

智睿投研:深耕资管固收领域,改写金融科技服务商定义

智睿投研:深耕资管固收领域,改写金融科技服务商定义
CEO在线2021-07-06 09:56:09查看回帖 收藏此文顶一下发私信

资管行业正在向数字化迁徙。

自2018年资管新规颁布以来,资管市场进入了专业化转型的新阶段。市场主体回归资管本源,并加速在智能投研、智能交易、全场景风控、综合投后管理等方面的布局。

同时,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日臻成熟,为整个资管行业带来诸多革命性变化,也催生了一批金融智能服务平台。

“大而全”的如腾讯金融科技、京东数科,剑指全球领先投研风控平台“阿拉丁”;其中也不乏深耕某一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

智睿投研就是金融智能服务赛道上的一员。这家“小而美”的公司专注智能固收领域,为资管机构提供投资研究、风险管控、智能交易和资产配置的一体化方案。

在金融数字化的进程中,智睿投研能否切中资管行业痛点、帮助资管公司切实提升效率,未来它能否复制“阿拉丁”的成功?

这些问题在以下内容里都会得到解答。

行业需求下的“蓝海赛道”

资产管理实现资金与资产高效对接的关键,就在于对风险收益的识别、匹配和管理。

而传统的分析方式,已经难以对资产的风险及价值进行评估,近年来频现债券违约事件,就印证了这一行业痛点。

此外,随着境内证券资管市场对外开放程度的提升,大量外资资管涌入中国,包括贝莱德、桥水等一批知名机构。这势必会给中资机构带来竞争压力,也倒逼他们强化资管科技,提升自身的投研和风控能力。

从供给端来看,能为资管行业提供优质智能投研服务的本土第三方科技公司,并不多。

“我们身处的资管行业,专业度非常高,这其中每个细分领域都是深邃而长期课题,需要不断积累和迭代。”智睿投研创始人王玉卿在采访中表示,过去经年,资管行业的智能投研始终被三方软件系统服务商视为深水区,并且这个细分赛道的服务商远不能满足资管机构的需求。

如是,需求端嗷嗷待哺,供给端难以适配,这一主要矛盾,恰恰暗合着当前最高层着力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深意。

矛盾之下,难点重重。这正是智睿投研的发力点和突破口。

打造“投研+交易”平台,覆盖资管全链条业务

经过长达2年的打磨和迭代,智睿投研搭建起一套云端一体化的资管科技服务系统,用智能化的系统和工具帮助金融机构解决风控和效率问题,即智睿IBP智能固收投研平台和ITS智能交易支持平台。

 

在这个一体化平台上,解决方案包含多个维度:智能研究、组合管理、资产评价与风险评估、智能交易等等,基本涵盖资管行业的全链条业务。

以资管行业的痛点——信用预警来说,智睿投研给出的解题思路是:从市场交易风险评估、偿债压力预警分析、外部信息风险评估、财务分析等多维度,搭建一套将量化模型与专家经验有效结合的信用风险预警体系,对发债主体进行预警提醒。

据智睿投研联合创始人莫恒介绍,这套系统自18年上线以来,有效性保持在84%以上。

再比如,在质押券的合规判断方面,过去依靠交易员人工进行质押券的判断,不仅效率低,而且容易出错。

而智睿投研应用NLP、OCR等AI技术,对质押券进行智能识别、批量校验,提高效率的同时,也大大降低了业务风险。“过去人工手动验券,每次要花上10-20分钟。用我们的系统,可以将时间缩短到10-20秒。”莫恒介绍道。

因其在产品模块及服务功能设计上,遵循着资管行业的特有规律与痛点,智睿投研得以迅速打开市场。

自2018年创立以来,智睿投研陆续获得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及评级公司等各类30多家合作伙伴的认可和推荐,形成了金融科技领域的市场竞争优势。

这背后自然离不开一支专业化团队。

在智睿投研合伙人托娅看来,团队成员丰富的行业经验就是公司安身立命之本。“作为金融科技企业的从业人员,我特别喜欢用数据表达观点。麻省理工学院的最新数据称,美国各行业2007-14年创业人员270万,企业家创业的平均年龄是42岁……这些数据反映了创业者的行业经验是企业成功重要的因子。”

注重专业性,也渗透进公司的人员组织中。团队近30名成员大多是银行、证券、公募基金等资管行业里从业多年的“老队员”。比如托娅总作为公司高管、金融科技创新专家有着近30年金融行业的产品设计及客户服务经验;莫恒总在公募基金IT管理岗位从业十多年,在智能投研、投资交易、风险控制等多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智睿投研组织架构

“资管行业是知识密集型行业,注定要向精耕细作发展,做正确的事往往都是艰苦卓绝的……”王玉卿强调,对团队而言,为客户创造价值才是追求目标,占住细分赛道不断深化雕琢是团队努力的方向。

改写服务商定义,共建更智能的资管生态

在海外,投研风控技术平台“阿拉丁”支持了贝莱德集团万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是资管行业的标杆。在国内,市场成熟度与有效性的提升,也将智睿投研这样的金融科技服务商,推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王玉卿表示,国内智能投研已经进入加速竞争阶段,但好在行业格局还未形成,团队仍能利用自身优势进行差异化竞争。“智睿投研作为行业服务供应商,最核心的能力是服务。我们特别愿意改写当前金融科技服务商的定义,不仅仅是系统技术供应商,而是将科技领域的金融专业、方案、产品、数据、技术于一身的综合性服务商。”

“成功的科技公司具有不断创新、自我演进和应对变化的能力。”托娅在采访中表示,未来,智睿投研还会保持初心,从最核心的信用预警和客户需求出发,不断迭代产品和服务平台,为机构方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

“我们希望配合国内资本市场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时间表,打造中国版的‘阿拉丁’。”王玉卿说。

“打造中国版阿拉丁”看上去更多是对自己及国内同业的期许。毕竟,贝莱德的阿拉丁,从研发到迭代历经21年——这条路并不好走。

前路漫漫,市场终会给出答案。

免责声明:环球外汇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外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顶一下
发表看法
主编推荐

环球外汇评论频道-联系我们-站点地图-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鲸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