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外汇评论频道

“一半空置”与“一床难求”并存,养老机构为何差距如此大?

“一半空置”与“一床难求”并存,养老机构为何差距如此大?
ceo在线2020/10/28 10:57:00查看回帖 收藏此文顶一下发私信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国外,我和老伴儿退休这几年相互照顾,可岁月不饶人,再加上两人都有慢性病,还是决定住养老院了”,家住北京的陈叔叔最近在调研养老机构,发现一些机构人满为患,另一些却无人问津。民政部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养老机构床位数429.1万张,收住老年人214.6万人,近一半床位被空置。另一方面,部分养老机构却“一床难求”,光大证券养老报告提到,全国某公立养老院全院只有1100张床位,排队登记的老人已经超过1万人,每年只能轮候入住几十人,入驻通常要等好几年。

“一半空置”与“一床难求”并存,养老机构为何差距如此大?养老机构比拼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专业的医养水平?国外的先进经验?还是帮老人实现自我价值的能力?

养老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突出

老年人养老需求一点不简单,餐饮、医疗卫生、护理康复、紧急救援、日间照料、家政、精神慰藉、文化娱乐体育服务等不一而足。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位于城市中心的养老机构、公办养老机构以及具备照护功能的养老机构床位,一床难求现象较为集中,而空置床位主要存在于农村敬老院以及仅提供吃、住普通生活服务的养老机构。大家保险集团发布的《2020家庭保险消费需求调研报告》也显示,老人入住养老社区最关注的三项服务是:“专业化的护理服务”“丰富的文娱活动”和“先进的养老设施”。

老人样式丰富且层次多样的需求不断增加,与相对单一的供给内容形成结构性矛盾,养老市场呈现出床位“一半空置”与“一床难求”并存的两极分化现象。是否具备专业的医养团队、服务“软实力”的强弱以及对老人个人价值实现重视程度的高低,成为养老机构两极分化的重要原因。

“懂医会养”的专业养老护理员存在巨大缺口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我国超过1.8亿老年人患有慢性病,患有一种及以上慢性病的比例高达75%。国家卫健委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指出,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已达77岁,但老年人整体健康状况还存在着患病比例高、患病时间早、“带病生存”时间长等问题。“由于人口老龄化时间短,养老服务业发展时间短,我国养老服务人才短缺问题更为突出。按照每三位失能老人需要一名护理人员的国际标准计算,我国有44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养老护理员需求超过1000万。但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我国持证上岗的养老护理员仅30多万,缺口巨大。”全国老龄办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吴玉韶表示。

44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仅仅拥有30万护理员,相当于一位护工要看护150位老人,与一位护工看护3位老人的比例相去甚远。“懂医会养”的专业养老护理员存在巨大缺口,为数不多的护理员集中在少数养老机构,成为养老市场“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重要原因。

服务“软实力”参差不齐

什么样的养老服务是好的?是风景宜人的环境、奢华高档的家具、在线智能的电子设备还是专业的护理能力、温馨舒心的生活氛围?相当一部分养老机构习惯从个体认知出发,并未真正了解老人需求,重硬件轻服务,服务“软实力”参差不齐。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欧美国家在上世纪70年代均进入老龄化阶段,日本也于1970年和1994年分别进入老龄化和深度老龄化阶段。得益于多年的养老产业发展,欧美及日本成为我国养老产业发展最重要的海外经验来源。

服务软实力的强弱成为养老机构受欢迎程度的分水岭。越来越多的养老机构正在探索,如何利用海外经验,通过本土化改造提高服务能力。大家保险集团董事长何肖锋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团旗下海外连锁养老集团RetirementConcepts,在加拿大拥有23个养老社区,已稳健运营32年,2700名注册护工照护着3300多名均龄超过86岁的老人,拥有一套国际化水准、自有知识产权的养老运营标准化体系。目前,大家保险集团正在系统化、全链条移植这套运营服务体系,并充分考虑国情、结合实际进行本土化改造和验证,以此建立对标国际水准、顺应国人需求的养老运营和服务体系。此外,大家保险友谊养老社区还与日本最大养老服务机构——日医学馆进行合作,在内部配备专业医务室,医护人员24小时值守,定期邀请专业医师到访,为老人提供健康咨询和指导服务,实现了从海外经验到本土化的改造与融合。

对长者价值延续问题重视程度不一

西方功能学派认为,老人对社会最主要的功能在于对下一代的社会化上。老人屡经沧桑,积累了丰富经验,是文化传播者。尽管人的生理机能会随年龄增长而衰退,但仍可发挥自己的经验、知识为社会作贡献,其个人价值也能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升华,个人成就感被提升,精神层面需求被满足。养老不再是简单的温饱问题,更是应该关注老人个人价值实现的人文问题。

日本曾创造一个“无缘社会”概念,指因血缘、地缘、业缘日趋弱化而导致人与人关联缺失,其核心问题,是个体与社会关系的疏离。在熟人社会的中国,这样的趋势在老年群体中也逐渐显露。无论是独居养老,亦或是跟随子女居家养老,老人与社会联动不断减少,个人价值难以在社会中实现。但长者对个人价值延续的需求,并不会因年龄增长而降低。仅仅关注老人物质生活,对老人个人价值延续问题低关注度的养老机构,已经无法满足养老市场需求。

面向老人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关怀成为养老服务努力的方向。政府层面显然也看到了这一趋势,2003年始,全国老龄委发起“银龄行动”,倡导并组织老年知识分子向经济欠发达地区开展智力援助行动,志愿服务偏远地区教育事业。

除了政策倡导与政府组织,不少养老机构开始围绕老人个人价值的实现与延续不断探索。重阳节来临之际,大家保险旗下养老社区推出关注长者精神世界的公益活动“致敬!向梦想”,通过义拍社区长者手工作品,募资帮山区希望小学重建,让老人走上“大家梦想课堂”,远程为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打开对世界的全新认知,让一群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银龄”老人为“银铃”筑梦,同步解决“教育扶贫”与“长者价值延续”两大社会问题。

银色浪潮已至,养老不再是关注基础建设的经济问题,更是关注长者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实现的情感问题、人文问题,值得引起注意。

免责声明:环球外汇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外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顶一下
发表看法
主编推荐

环球外汇评论频道-联系我们-站点地图-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鲸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